主页 > T嗨生活 >冯翊纲:戏剧,就是说话的艺术 >

冯翊纲:戏剧,就是说话的艺术

冯翊纲:戏剧,就是说话的艺术

有幸在一次谈话场合,与诸位学者讨论到「相声」这个字眼。当场,胡耀恆教授认为,古希腊的「羊人剧」(Satyr Play)可视为人类最早的「相声」。这个见解我很喜欢,因为,这把「相声」在概念上连挂到全人类,且将年分提前了两千多年。

最重要的,古希腊戏剧是「说话的」,无论悲剧、喜剧,在结构上,戏剧人物将「已发生过的事件」带到场上,「描述」事件,而非「发生」事件。人物在场上面对听闻事实(或谎言)的当下,发生反应、情绪,但仍把重要的行为(杀戮或挖眼)拉到后台去执行。

剧情电影大行其道以前,舞台戏剧艺术都是含蓄的、情绪的、言语的、动口不动手的。电影艺术的速度、拼贴、距离忽近忽远,改变了(或说干扰了)部分学者,错将「不能只是说,必得演出来」祭为剧本创作的紧箍咒。

说话,是戏剧艺术的终极充要条件,一如文学的媒介是文字,绘画的媒介是平面构图,舞蹈的媒介是人类肢体。戏剧,就是说话的艺术。那幺,从哪一个角度来规範以说话为「主要媒介」的相声,说它「不是戏剧」呢?

虽然可以在两千年前的外国找到类似的剧种,然而「相声」二字在现代的风行与定义,确实起始于十九世纪末,是很新的现代戏剧类型。

戏剧,是广义的集合名词,相声,是其中的一个项目。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,将「戏剧」、「戏曲曲艺」分册编辑,并非强制分「类」,乃因中华民族文化,戏曲文明极为璀璨,说唱艺术亦是精采缤纷,卓然于世界,应该集中强调。试想,关汉卿只准称为「戏曲才人」而不准称为「戏剧作者」,这合乎「文化」的精神吗?

我被人称讚「不正统」很久了,但请问,自诩为「正统」的你,这幺多年来都做了什幺对观众有益的事情呢?

以说相声为业的演员、剧作者,可不可以偶尔把创意主张,混合拼贴一下呢?布雷希特作品的大量说唱艺术素材,不曾被分类成「曲艺」,贝克特的戏,「果陀」以外也有多部长段二人幽默对话,岂不是「相声」?讲起戏剧大师的名讳,人人肃然称是,万一我也是呢?给个机会嘛。

「不正统地混合西方形式与东方精神,并拼贴幽默对话与角色语言。」收录在这本书里的两个剧本,《绯蝶》和《下次手册》都是这样的。

◎本文为《绯蝶》的作者序

《绯蝶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George Tziralis